安静如doge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一个脑洞

看最新的几章说元首(徐峻)已经被普通德国民众拥举入万神殿,能和历代君王相提并论,尽管他本人并不怎么认同这一点……艾玛又被苏到了!信仰加成啊!如果是杰克版的元首呢?(假设也篡位了)
如果是fate背景emmm……因信仰而长生不老隐藏身份默默参与圣杯战争的master元首,和某位master召唤了狂战士职阶加成【混沌.恶】属性的妖艳贱货型人格(杰克人格)的元首相遇……两者因撞脸而闹出的波折……两个不同世界线元首一同参与的王之宴……想想就好美味啊!(*꒦ິ⌓꒦ີ)
如果是徐峻召唤出杰克or杰克召唤出徐峻的设定也可以有,不过如果master是徐峻的话恐怕他就要担心一下自己的人身安全了2333_(:_」∠)_
……总之我就是想看到其他人看见不同世界线的上帝的使徒的惊讶崇拜又幻灭(喂)的样子啦!如果说感情线……自攻自受挺美味的2333

无时不刻都在膜……想忽略都不行啊喂!😂
这篇文正剧向,挺好看的,正默默补完中……

严重文荒……

……最近严重文荒,打开小说网净是那些套路文,不想点开。

想问问各位有没有好吃的军事爽文,不一定要爽到日天(剧情严重没智商的还是不太能接受),但求主角有魅力(或者可爱→_→),结局(如果有的话)不虐。

最最重要的一点,但求主角(过程)无cp或1v1!!!……如果主角和后宫实在可爱,也不是不能接受啦(•́ω•̀ ٥)

……是复战带我进这个坑的,求求各位老司机们带个路,打滚求各位了QAQ

一篇长评

慕瑾:

我该怎么说爱你,我的淫。所谓长评写得比原文好就是你这种了,看得我眼泪汪汪不相信这是给我的文评(?)


我一直觉得坦诚地说出对冠军最纯粹的渴望老叶特别帅,不像现在太多的偶像明星揣着台词对粉丝们说,我是为了你们才这么努力。《全职高手》打动人心的地方就在于它真实又直白。他们不是为了谁而努力,只是为了自己而已,只是为了荣耀而已。


写这篇时没有想太多,只是当时出了一些事,看到了某些人将我爱人叶修的荣耀擅自颁给别人,或许外人看来不是大事,但是喜欢他的人看着还是很心酸很愤怒,因此才当即打开了文档,思路都没有理清楚,走向都没有想好地乱写起来了。


左之凉这个角色也没有影射谁的意思,如我滚所说,是一些人的综合体。我曾经想过在全职高手的世界里如果这些真真切切热爱着荣耀的选手们都退役了,联盟会不会临来一批不那么喜欢荣耀的、将荣耀当作提升个人商业价值的选手。想了三秒就放弃了。虫爹这样一个这么宠爱自己鹅子的爸爸,一定不会写出这样的剧情,在我们深爱着的《全职高手》的世界里,那些吸引我们的角色永远不会老不会过时,永远是我们爱的模样。


……那我写这篇文是要干什么(划掉)


这篇文的主基调是苏我们叶,我始终认为我们叶不管过了多久,老了多少,他也是能掰弯全世界的男人(麻烦正经一点)写的时候有特地设计一些比较可爱或者能逗大家笑的细节,最后写的让叶修吊打小垃圾也是我最想写的一部分,因为叶修给我的一直是向前的动力,所以我也不想写出只是让大家看了憋气的东西,如果这篇文章能让你有所感触,就是我最大的荣幸了。(扒起了饭)


最后谢谢我的淫乳齿用心的长篇,虽然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阿松是谁并且下意识地认为你居然又去勾搭什么野女人然后想暴打你一顿(…)话说我之前就知道你是运动系少女,没想到居然这么燃,好像更加喜欢你了,什么时候更新星辰啊?


滚滚:




——给阿松,也给永远的叶修



长评主题:对冠军的理解——对荣耀的理解



黄少天在文里这样吐槽:“没有了,有个屁,搞得跟娱乐圈一样,资源和人气比冠军重要,没拿到冠军粉丝们还微笑拥抱,‘在我们心中你们已经是最伟大的了’,我吐,伟大这个词现在这么泛滥了吗?”

单纯从这篇文本身来说,这个娱乐化的电子竞技行业是一种夸张的艺术真实。我们假装怀着一点理想主义的精神,假装竞技并不至于腐败、跌落到这个地步,假装冠军还是对大部分选手、对粉丝、对宣传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而不是其他任何与比赛无关的东西——包括脸。

这篇文章其实暗示了很多东西,也暗示了原著里的某些东西。

——冠军就是一切。这其实跟竞技娱乐化什么的完全没关系——这是最纯粹、最基本的竞技精神。



“冠军,真的有那么重要?”有记者略有些鄙夷地说着。百花粉丝对张佳乐可谓仁至义尽,几乎就是抱着大腿哭求了。而张佳乐依然不肯回头,有不少人都看不过去,哪怕是媒体,是记者,有时难免也有点个人情绪的。

“是的,很重要。”张佳乐直视记者那不屑的眼神,“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第786章




我除了是个明显的叶吹以外,还是个隐形的乐吹。我记得我就是在看原著这里的时候疯狂地开始喜欢张佳乐。

小时候校队里女生少,队伍设置都是三男两女的混队。女生可能都年纪小,也没把自己当女生——我抢球的时候被男生揍,被拖在地上,膝盖蹭出两块难看的疤,现在还在腿上留作纪念。

五年级时代表市里参加田径比赛,比赛之前右腿韧带的伤势复发,谁都不敢说,怕教练把我换下来。结果走路一瘸一拐还是被发现,没能走上跑道。当时差点跪下来求教练,哭到崩溃。所有人都夸赞,啊看呀这个孩子多有集体荣誉感——真是惭愧——其实根本不是,我只是为自己,为自己与一次可能的冠军失之交臂。

初中高中的时候学校里没人跟我抢,连续六年包揽两个项目的冠军——那种感觉真的会上瘾。我不缺金牌奖状,也不缺奖杯,更不是为了领奖台上的居高临下——跟这些形式都没关系:这种会令人上瘾的喜悦只有很短的几秒,大概在撞线的一刹那,或是起跳腾飞的一瞬间。很难形容那种疯狂的喜悦和满足——

就是很开心,非常开心,想再来一次——再来很多次都不腻。

在我的认知里,对于很多尊重竞技精神的运动员来说,冠军是最势利,也是最不势利的东西了。



“我知道,我当然都知道。可是我们的心情,有没有人去理解啊?”小明突然又有点失态了,大声地叫了起来。

“没有人理解。”

出人意料的,叶修在此时突然赤裸裸地就回了这么一句,所有人都诧异地望向他。

“坦白说,我们为之奋斗的东西,其实是很私人的理想,没有谁是为了取悦任何人才会这么做的。在取悦着你们的,只是联盟而已,我想你不要太会错意。你们的支持、鼓励,我们当然很感激,也会很感动,但是还是要很无情地说一句:为了你们在打比赛,这话有点假,至少对于我来说,完全不是。”叶修说。

“你这话不对啊!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支持,怎么会有职业圈,怎么会有职业选手!”小明说。

“你说得对,所以我有说,我很感激,也很感动你们的支持。这都是真心的。但是我的比赛,并不是为了你们而打的。这是两回事。”叶修说。

……

但是,正如叶修所说,感动、感激,那都是真心实意的,职业选手会因为此来努力打好比赛,努力取得好成绩来回馈粉丝们的支持,但是,这不是他们会成为职业选手的初衷。

——第774章




那么,职业选手的初衷应该是什么?

——是冠军。

对于真正的职业选手来说,冠军就是终点,不是为了获得粉丝的热情,更不是为了更多的代言和商业合约。虫爹对这一标准贯彻到底,直到最后叶修获得第十赛季的冠军,他也温柔地为他预留了一个属于他个人的、单独的享受空间:



叶修……

此时此刻所有人心目中无可争议的主角。现场已经开始了颁奖布置,所有人都在盯着叶修的比赛席,等待着他什么时候走出来去登上奖台。

场馆内的喧闹,被比赛席的隔音系统很好的分隔着。摘下耳机之后,整个世界都是宁静的。

赢了,终于赢了。

时隔多年,再次品尝到冠军的滋味。轻松、愉悦,更重要的是,满足。

是的,没有什么是比胜利,比冠军更能让叶修觉得满足了。

此时的他,安坐在座位上,享受着这份彻底的宁静,享受着这份最大的满足。

——第1726章




我希望更多人把全职当成一部竞技小说,而不是一部热血网游文。

对我而言,叶修其实就是一个一直在身体力行、全心全意维护竞技精神的人。他的对立面站的不是所谓小人,而是所有以各种形式对竞技精神进行不同程度破坏的人。



荧石战队是慕瑾设定的一种典型,左之凉是其中典型的典型。我不认为这个人物在影射谁,他是许多人的综合体:



“拿到一叶之秋老实说我不意外,因为世界上所有事都是顺应潮流的,优秀的人配好的账号,理所应当。”这位人设是“虽然很狂但是有实力的帅哥”的新人就这么理所当然地说道,并且很奇怪的,或许是他走的路子和娱乐圈那种明星不一样,又狂又厉害的男友感反而讨了许多女孩子欢心。

“前一任接手人没有继续传唱斗神的神话我很意外,但是现在一叶之秋属于我了,我就会让他重新成为斗神。”他笑着说,“有人说斗神这个名号是叶修前辈打出来的,别人取代不了,但我想这是不对的。”

“过期的就应该被更换,由更好的顶替上,有的时候取代并不是一件无情的事,只是强者战胜弱者的结局而已。”他咧嘴,露出一个迷死万千少女的灿烂笑容,“而我很有信心能接手斗神这个称号,取代已经过时的人。”




这一段描述,作为叶夫人,我当然是十分生气的。但是最让我难受的是,他说叶修是过时的人——这句话的意味远大于他本身对叶修的挑衅:这是一种娱乐人士对竞技比赛最直接破坏,意味的是他本人、将他捧向公众的联盟、支持他的粉丝,都认为,那种纯粹、基本的竞技精神已经成为了过去时。“顺应潮流”四个字,道尽这个人嚣张的资本——他是个顺应竞技行业娱乐化的弄潮儿,所以他必须尽可能地抓住这阵东风、也要助力这阵东风。

慕瑾对原著传达的竞技精神的理解,在这篇文章中非常明显地体现了出来。

我们为什么会讨厌左之凉,仅仅是因为他对叶修的冒犯吗?

这种讨厌,我觉得是非常综合的——我讨厌他像刘皓一样在赛场上不尊重比赛,在赛场下不尊重对手,他的作为,他的所求,全都是在竞技场里不应该顾虑、思考的东西,所以叶修在原著里不止一次提醒刘皓专心一点,这篇文中,幸运观众叶修也在对决中提醒左之凉专心一点;我讨厌他像早期的孙翔一样把一叶之秋当作炫耀而不是荣耀。



让斗神的粉丝们愤怒的是左之凉的态度。他似乎从来没有真正将心神放在比赛、放在一叶之秋上。曾经缺席过比赛;拍广告的次数可能比参加过的比赛场数还多;发微博告诉粉丝自己开始训练比真正去训练还要勤快。



原著里叶修在把一叶之秋交给孙翔时说: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这句话,我从慕瑾的这篇文里再次看到了影子:



他们曾经深深憧憬过的、强大如鬼神的一叶之秋被从使它变得如此强大的叶修手里剥夺,而后碾转去到了一个只将它作为炫耀工具的人手里,就仿佛有人狠狠踩踏着他们年少的梦,那最纯粹的独属他们对叶修的一份仰慕被打碎,只剩下一地的叹息与愤怒。



左之凉比当年早期的孙翔更过分的是:孙翔是知道一叶之秋的价值的,他最开始对叶修的嘲讽,很多近似于借一叶之秋炫耀自己的年轻和实力。左之凉不是,左之凉只是把这张账号卡当作一个工具,甚至把叶修当作一个炒作的工具。



他当然清楚自己没可能取代得了叶修,但是反正叶修都退役这么久了,拿来炒作一下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又能如何?即使他会因为惹怒一些叶修的忠实粉丝,但叶修的时代早就过去了,那些微弱的星火并不能长久地威胁他。更何况被黑反而会激起他的粉丝的怜爱,然后加倍的对他展示出喜爱。

他用商人的思想权衡每一件事的利弊,然后做出对他最大利益化的决定。




真像陶轩啊。可是我并没有恨陶轩,因为他是老板,他本来就是个商人,他的行为,我不喜欢,但我可以理解——可是左之凉,本来是一个竞技选手。作为一个职业选手,竟然像商人一样衡量竞技的价值,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荒谬也很令人唾弃的事。



他是在不明所以地炫耀,他不配。这就是全部的原因。



因为这一代人是最后一代为了荣耀而荣耀的职业选手了,如果连他们都离开联盟,荣耀……再也没有荣耀可言。



这里的“荣耀”与原著中的“荣耀”,与原著的“冠军理念”巧妙相联,读一次就会感慨一次。

我不知道慕瑾怎么忍心写下这样的设定,虽然文章中依然延续了她一贯的幽默可爱的风格,但是每一字议论都看得到她锋利的笔锋。整篇设定固然残忍,却又暗合原著的某些理念,读来顺理成章,一气呵成。

慕瑾对整篇文的设定非常完整:她塑造左之凉作为竞技业娱乐化最明显的典型,与此相关的粉丝的想法,乔一帆、高英杰、邱非、宋奇英等人的末路,立刻就全部进入了这一设定当中,真实合理得让人不忍卒读。荧石本来的意思是荧光石,是在夜里发光的石头,但正是拥有这个名字的战队,将职业圈引入了一场无尽的黑暗,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战队不配他的名字,左之凉不配这张账号卡——不配,这个线索贯穿始终,让人读着悲愤莫名,又无可奈何。



面对这一切的叶修,像慕瑾笔下历来的那个叶修一样:云淡风轻,又有自己的坚持。

也像我喜欢的那个叶修。



三十五岁的叶修坐在电脑前,手指间的烟烧到了滤嘴,他熟练地将烟按灭在那个丑不拉几的烟灰缸里。



我喜欢慕瑾这种看似随意实际精妙的笔触,无一字多余的饱满。



面容藏在口罩后的叶修接过了一叶之秋后的第一个动作,是蜷起手指,握了握一叶之秋,似乎是在掂量它的份量。

然后他用拇指的指腹摩挲了一下这张已经诞生二十年的帐号卡,凝视它的目光平静而深远,曾经与它并肩携手的岁月沉淀在眼底。

似乎带着深深的眷念。




幸运观众突然笑了笑,声音低低的,有些沙哑,又有点可爱的软。

就像抢到糖果然后去笑话别人没有的坏孩子。




叶修最后的登场,与当年全明星龙抬头的那一次暗暗相合,这一次的他却不再用龙抬头宣,而是真的体现出龙抬头这个招式对他的意义:不是某种记号,只是适合的时候使用,绝不会为了人气或某种含义选择使用。



——他还一直在进步,他一直在往前走,也将永远地走下去。



慕瑾说这篇文她写得很用心。用心这个词,真是有够自谦的。



谢谢这篇永远的叶修。谢谢松哥给我们看到的这个永远的叶修。








ps沐浴更衣焚香祭拜阅读后写了那么多,发现我其实是个隐形的松哥吹啊。松哥你好厉害嘤嘤嘤







【复战】哨向?!5

借用一下临渊太太的哨向梗,至于各位的精神体还没有想好,属于瞎瘠薄撸的范畴→_→
设定:原来鹰团的莱茵哈特因是入侵者的原因不被世界接受,没有精神体,也看不见精神体;至于我们的徐峻同志是经过正规机构办理了签证之后再进来的,没有了这个问题,于是……
ps:情节捏造有,人人都爱元首
pps:发现超尴尬的一点,就是我竟然把称谓搞错了!原谅我……
     以及我很难记住各下属的名字,这真的是太糟糕了(´-﹏-`;)

        湛蓝色的双眼对上淡金色的双瞳。
        二十秒。
        “你就不能好好地呆着吗……”徐峻头一回有一种正在对着熊孩子的感觉。天啊,这真的是自己的精神体吗?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这样?
        黑鹰扭过头,留给副元首一个傲然的背影:我们都喜欢出去玩,你又不是不知道。
        元首想了想。
        好吧。的确是有点像,不过肯定没他那么过分。(身后一群未来经历过若干事件的属下留下了血泪:是吗?我们怎么不知道?!)
        “败给你了……!”徐峻想了想,只好头疼地竖起一根手指,“你以后就去外面遛圈怎么样?——别给我不满地扭来扭去的,我的肩膀有点酸;你也知道这很重要——”
        黑鹰听罢果然停止了不满地发牢骚,只瞪着一双看起来更加深邃的金瞳。
        果然还是很不满啊。不过也还算得上懂事(?),能听进爸爸(??)的话的。刚闪过这句话手指就被狠狠地啄了一下——好吧,不是儿子,是大爷。
        “记得离别的精神体远一点,别给别人探到了……还有,离我的住所一公里以上……对了,你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捉住的吧?——别又啄我手指啊咳!”好吧好吧,他怎么忘了呢,自己都会开飞机了,自家的鹰也差不到哪去。
        对徐峻对自己能力的怀疑,黑鹰根本不屑于再做进一步解释。它默认了这些约定,发出一声短促有力的鸣叫声后便如一道黑影般从窗外的阴影处窜走了,没有被其他任何人注意到。
        副元首看着那很快消失在天际的背影,轻呼出了一口气。
        好吧,终于勉强解决了一个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什么?当然是去会见希特勒了。
        自己为了活命做出来的成绩的确是惊人了一些,原本的莱茵哈特可是毫无军事天赋的啊!尽管从芯片里可知道往日里莱茵哈特和希特勒的关系不错,不过这种东西谁说的清呢?原本计划里是一回到柏林就马上会见这位在历史上也算是鼎鼎大名的元首阁下的,不过自己为了不露陷连夜把芯片给用了,足足躺了三天——这位元首阁下表现得还是很亲切的,来信称呼为“亲爱的兄弟”,得知情况后还表示迟些来也不要紧,到时再办一个庆功宴。
        说就说的轻巧,徐峻可不怎么敢迟些去。要知道自己躺了几天没在公众面前出现过这件事已经使一些内部人员有别样的声音出来了。自己的战功传遍了整个德意志,还推迟与希特勒相见,就怕他有什么想法呢……副元首感觉好些了便立马吩咐下属准备行李去了。
        不知道希特勒的精神体是什么?希特勒在德国人心里可以说至高无上,非完美的精神体不可相配。希特勒一直没有公开自己的精神体,这反而使他变得更神秘、更有威力了。也许是只猛禽?不过现在思考这个也没什么用,到时候还是要扮作看不见的样子。
        “记得这些天一定不要在柏林晃!”想起了重点的徐峻连忙在识海里通知那只鹰。
        识海里传来一声低啸。
        好吧,就当他听进去了。
        “副元首阁下?”一只山猫……不,汉斯在旁问道,“行李已准备完毕了。”
       【毛绒控】的副元首竭力不去看旁边乖巧地歪着头,想咕噜噜的露出肚皮的山猫。
        “出发吧。”
        副元首自然地扭过头上了车。

tb真的没有了的c
我不知道我在干嘛,浪浪浪。【世界再见.jpg】
真的没想好希特勒是啥精神体啊╮( •́ω•̀ )╭
好想求留言哦
还有,致攻太太,您的神迹我还等着呢:)

【复战】哨向?!4


借用一下临渊太太的哨向梗,至于各位的精神体还没有想好,属于瞎瘠薄撸的范畴→_→
设定:原来鹰团的莱茵哈特因是入侵者的原因不被世界接受,没有精神体,也看不见精神体;至于我们的徐峻同志是经过正规机构办理了签证之后再进来的,没有了这个问题,于是……
ps:情节捏造有,人人都爱元首

        徐峻已经不想回忆他是怎么千方百计才把那只难哄的鹰缩回他的识海里去的。不是据说都很听话的吗?难道这算是时空管理局的福利?(其实并不是福利吧!)
        他又穿上那套惯常的军装,满意地整了整袖子,才迎着下属崇敬的目光清清嗓子:“把早餐拿过去那边的桌子上,是那个铺了中国花样桌布的那张。”
        “遵命,我的副元首阁下。”下属鞠躬。徐峻看到那只小獾鼠的尾巴都快甩成花了喂!是不是太夸张了!
        “嗯……要煎饺、白粥和油条的那种。”
        “遵命,我的副元首阁下。”这些……还是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华人开的餐馆吧……
        “还有,用最近收到的那套青花瓷茶具沏一壶龙井来。”“遵命,我的……”“算了,就直接把那套茶具和茶叶、开水拿过来。”你们都不懂,还是免得糟蹋了(๑¯ํ ³ ¯ํ๑)。
        下达了一大串命令后,副元首坐在在头疼期间别人送的慰问品——黄木雕椅上,心满意足地摸摸下巴,对这个世界的好感度又高了一些——不论如何,能在德国吃别人专门买来的天朝美食,就算世界的设定再怎么操蛋也算了。个人崇拜真要不得,不过当自己轮到这份上还是很可以的。
        所以,有什么精神体也就算了,自己那只像是钦定的黑鹰也算了……吧……
        喂!别在识海里敲我脑门!
        徐峻感觉自己的脑门更疼了。肯定是那只黑鹰搞得鬼。
        如果精神体都是这种货色……就算再帅也好,都很想退货啊!

        头痛一直持续到到早餐奉上。
        挥手遣散了身旁关心自己的秘书(和那只小小的白鸽子),徐峻再三确定没有旁人后才皱着眉头把那只黑鹰放出来。他不得不小心,毕竟黑鹰在这里的意义不言而喻。如果是亲信看到还算好——顶多喜极而泣地高呼“哈利路亚”,不,是“德意志的希望”这种听着都觉得头皮发麻的话,并成为自己的狂热信徒;如果是其他人,一旦泄露到现元首的耳朵里……副元首觉得自己还是再被暗杀成功之前尽早跑路算了(¬_¬)。
        为了不让这鸟在自己脑海里蹦哒,看来把现元首撸下台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应该庆幸芯片里说的所谓人设只要在其他人面前不崩,不引起世界波动的过大变化就可以了,不然徐峻怎么着也得滚回时空管理局要个说法。
        黑鹰被放出来后就立在副元首阁下的左臂上(还害得徐峻必须摆个姿势→_→),浑然无视了副元首阁下质问的目光,慢条斯理地把浑身黑的发亮的羽毛抖了一遍。然后它朝桌上的早餐瞅了瞅,扭头张开嘴。
        瞧那副得意样!敲脑门了还想吃早餐?!
        其实副元首觉得把这鸟掐死更能解决问题。
        ……不过看在同生共死的份上,副元首决定还是忍了。

        “……你是不想经常困在识海里?”看着黑鹰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又解决掉了一笼排骨,心里滴着血的徐峻出声。
        黑鹰抖了抖尾巴,吃的动作却没停。
        ……那就是对的意思了?有这种打招呼姿势的吗?!(怎么会有这么爱抢我食物的鸟呢!x)
        副元首阁下完全忘记了这只鸟就是他的精神体这一回事。好动(x)也好,任性(x)也好,其实他的近卫们都在心里微微的吐槽过。
        黑鹰又咽下一口肉,对着他动了动那尖利程度毋庸置疑的嘴,丝毫不掩饰为获得和平所能采取任何措施的野心。
        副元首阁下开始思索另一个问题。
        那他怎么维持人设啊?!ヽ(#`Д´)ノ

tb估计不会有的c
好了考前最后一更→_→
感觉这鹰和元首的相处模式就像是两个偶尔会熊的人结果一起熊了的那种(……)
呜呜好想卖安利啊!

求解
徐峻找出信号器(叫这个名字吧大概→_→)是在哪个章节?
或者说,它在哪段剧情里?
我觉得我要撸一撸时间线……(∋_∈)

【复战】哨向?!3


借用一下太太的哨向梗,至于各位的精神体还没有想好,属于瞎瘠薄撸的范畴→_→
设定:原来鹰团的莱茵哈特因是入侵者的原因不被世界接受,没有精神体,也看不见精神体;至于我们的徐峻同志是经过正规机构办理了签证之后再进来的,没有了这个问题,于是……
ps:情节捏造有,人人都爱元首

        “嘶……”徐峻在真丝床垫上打了个滚才坐起身来,面容上完全没有刚睡醒的惺忪。
        他只感到一阵阵的牙疼。
        这芯片真的毫不含糊——说头痛一晚就算了,还给个加料大礼包,足足让他在床上躺了三天,逼得希特勒都给他发了封急件——emmm,至少目前而言,元首对无威胁的普通人徐峻还是很体贴的。
        这世界真的超像小说的啊!精神体是什么鬼!哨兵向导又是什么鬼!感觉叫动物世界还比较切题╭(╯^╰)╮……这种东西真的科学吗?!……不过能够活下来就已经不怎么科学了……
        应该庆幸原本的莱茵哈特是个看不见精神体的普通人吧,自己之前的行为误打误撞的没有崩了人设。唔……据芯片里说,我这样正式签证进来的还是有精神体的基本保障的,不过不知道是什么——至于理由就好说了,来场转化热就行。还有,记得在毁掉信号器前保持人设……
        副元首心里盘算着滚去洗漱了,穿着丝质睡衣擦身而过旁边闻讯而来激动得快要热泪盈眶的道根,习惯性的忽略了道根身旁激动得蹲在旁边,连尾巴都要违反生物常识地轻轻甩起来的呜呜叫的那匹毛色银灰的狼。
         嗯,估计是道根他们以为自己病重了吧。其实自己也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挺有病的→_→。
        不知道中国那边会不会有龙呢,真想去看看啊……虽然这里已经不是自己认知的世界了,但对于这个世界里境遇相同的天朝,徐峻感觉又找到了努力奋斗的执念——
        “我会回去的。我保证。”
        他轻声念着,心中泛起一阵暖流。
        他沉默地看向窗外的东方。
        ……
        ……
        ……
        为什么有一侧肩膀上突然感觉有点重?!=͟͟͞͞(꒪ᗜ꒪ ‧̣̥̇)
        猛的吓了一大跳的副元首阁下意识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止住惊呼,避免了焦急的下属们蜂拥而至将他挤死的惨剧。
        耳边响起一声嘲笑般的低鸣。
        他转过头。
        一只英姿飒爽的黑鹰也歪过头,淡金色的双瞳平静地扫过来,漆黑的双翅抖了抖,咧开了尖嘴。
        “……这是在笑?”副元首当机了。
        这外形似乎和德意志的那个啥有点像……是不是有种钦定的感觉呢……?实在不好不好!
        ……呸!
        关键是我可没打算现在就弄出精神体来啊!怎么才能朝着遥遥无期的崩人设未来把这么大的事隐瞒下去啊!这剧本是不是有点不对?!((유∀유|||))

tb估计遥遥无期的c

……于是又撸了一章。
还是忍不住设成了黑鹰。
想象穿着黑军装的元首微笑着伸出手臂接住一只冷冷的盯着你的黑鹰。
真棒啊元首!
接下来的维持人设
一定要好好藏起来呢:)
以及忍不住用了临渊太太已经写到过的道根的精神体是狼的设定,我真的在看原著的时候就一直这么脑补的……
以及求留言,求建议,求各位的精神体……

【复战】哨向?!2

借用一下临渊太太的哨向梗,至于各位的精神体还没有想好,属于瞎瘠薄撸的范畴→_→
设定:原来鹰团的莱茵哈特因是入侵者的原因不被世界接受,没有精神体,也看不见精神体;至于我们的徐峻同志是经过正规机构办理了签证之后再进来的,没有了这个问题,于是……
ps:情节捏造有,人人都爱元首

        自那次惊吓起已经过了好几天了,这段时间里徐峻一直忙着指挥这支没有了沙漠之狐的部队,努力扭转局势的同时等待着国内的支援。只要在这里一天,他就一天没有生命的保障。为了不那么快把这条好不容易还回来的命留住,他简直没睡过一天好觉。
        如果不是有一次洗衣服的时候掉了出来,徐峻都快忘了时空管理局送给他的最后礼物——那片芯片。特地送那片芯片来,还说让我接受莱茵哈特的记忆,其实是因为这整个世界都不对吧?!内心吐槽着,尽管很想马上接收信息,但仍记得副作用的徐峻只能重新默默将它塞回口袋,并决定一结束这事就立马行动。
        看着身旁的各位将领在讨论激烈时就窜出来的各种动物……只要微笑就好了吧。竭力不露出破绽的副元首阁下努力露出貌似波澜不兴的微笑:)。其实他还挺喜欢动物的,在重生前还一直想去去留学当地有名的动物园,直到现在还没去成——不过他感觉也许以后他就不会那么喜欢这种被各动物包围的玄妙感觉了〒▽〒。
        “嘿!这鸟有点不对劲!……”“用精神力探探……他是敌方的侦察兵!快点快点,猛禽队呢,不能让他飞回去……”然后另外一只大鸟扑了上去,小鸟game over。毕竟副元首也没有学过动物专业,要他认出这两只是啥也太强人所难了→_→。
        “……”这就是所谓的侦察兵……竟然有点习惯这种画面了呢。副元首木着脸。【故作坚强.jpg】
        “报告副元首阁下!”匆匆赶来的士兵嗨了一声后汇报,“电报中说救援能在十天内到达!”
        原来还是有电报的吗!不觉得这技能树点歪了吗?!你们有了动物(原谅副元首阁下还不知道这玩意的名字)还能独立发展出电报这种功能重复的东西?Σ( ° △ °|||)︴
        副元首阁下所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些技术可以说也是莱茵哈特带进来的。身为普通人的莱茵哈特怎么可能会容忍不能接收所有只由精神体交流的信息?抱着为鹰团收集数据的目的,莱茵哈特悄悄将这项技术传播出去,并最终使各国都运用在战事中了。
        不过都是题外话。他连莱茵哈特其实是个看不见精神体的普通人都不知道呢°╮( •́ω•̀ )╭
        副元首一边与泰勒等军官说着话,一边分心着警惕会不会有人问他“动物”的状况。天知道该怎么说……说受伤放不出来了会有人信吗?会不会被人说是冒充的?该死!这世界是个什么鬼!
        副元首阁下看着营地外一堆毛茸茸的小东西叹了口气。一堆将领立刻安静下来,还以为是副元首阁下正思索着什么。
        “真想也养这么一只……不知道会是什么?”他绝不会承认他的【属性:动物控】发动了的!

tb不知道有没有c
立志写一篇别具一格的哨向!(好像只剩下小动物了x)
唔剧情发展的太慢了……(*꒦ິ⌓꒦ີ)想写的没写到……
原莱茵哈特是看不见精神体的,所以下属放出来干♂什♂么都不知道。
徐峻是看到了的,不过在世界观还不清晰的时候他选择表现出一副漠视的样子。反正是上位者嘛,这样子不表态不接触不说话的样子在崇敬的下属心里就成了【没有看见】的正常设定了。嗯,原莱茵哈特的人设不崩!
私设之所以要保持人设不崩是不引起鹰团的警惕。性格行事变还可以理解,突然把精神体变出来当然不行!至少要将人设维持到在集中营里把那个信号器揪出来毁掉吧(……)
所以即使徐峻后来知道了世界观设定,还是要维持出一副微笑:)的表情。(什么好感度高的精神体甚至会求偶什么的徐峻表示才不知道呢♂)
至今想不出各位的精神体可以是什么……求救……还有徐峻的……〒▽〒

【复战】哨向?!

借用一下临渊太太的哨向梗,至于各位的精神体还没有想好,属于瞎瘠薄撸的范畴→_→
哦天哪竟然把名字打错了……不会@人,只能在这里道歉了
设定:原来鹰团的莱茵哈特因是入侵者的原因不被世界接受,没有精神体,也看不见精神体;至于我们的徐峻同志是经过正规机构办理了签证之后再进来的,没有了这个问题,于是……
ps:情节捏造有,人人都爱元首

        当徐峻答应了那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未来地球联邦政府时空管理局”的要求时,也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尤其是听说那个世界的走向和地球挺像的,更算是摩拳擦掌,想干出一番大事业。但当他刚从坠机事件里缓过神来时,他不禁眉头一皱,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其实并没有眼神犀利)。
        金发的护士紧张又不失温柔地用绷带缠绕着他的伤口,脸低垂,不时溢出对副元首逃生壮举的惊叹。但副元首对这已经完全过滤掉了。他看见旁边有一只小松鼠也像那位护士一般围着他团团转,蓬松的大尾巴炸开,还焦急地发出“吱吱”声。
        “……松鼠?”徐峻疲惫地按了按眉头。自己也许是做梦吧?伴着刚脱险的紧张与脱力,他迷糊地沉入睡梦之中。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近黄昏。“副元首阁下……!”一位年轻军官紧张地挺直腰板,眼中充斥着对莱茵哈特狂热的崇敬,“您需要用餐吗?”
        “直接送到这里来吧。你汇报战况,并通知各将领一小时后集中商讨。”德国人可真是……忠诚得可爱,怎么这么容易就被骗了呢?招架不住如此热情的眼神,徐峻突然有一种傻爸爸看着不成器儿子的无奈感。不过……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啊?=͟͟͞͞(꒪ᗜ꒪ ‧̣̥̇)
        睁眼,闭眼,又睁眼。看着这年轻军官身旁突然显出了一只尤可看出长大后利落模样的白腹灰雀,而他竟毫不意外地放它飞去,只转过身来说:“副元首阁下,那机灵的小东西已经去通知了。目前情况是……”
        (ㅍ_ㅍ)。
        刚才是不是我看错了?
        一定是做梦吧?!
        副元首阁下忍不住拧了一下胳膊,牵扯到伤口的他又倒吸一口冷气地歪了嘴角,惹得那年轻人一阵手忙脚乱。
        ……不是梦?!
        副元首摆摆手安抚住不安的下属。看似平静的他内心犹如惊涛骇浪。
        ……当副元首什么的,干一番大事业什么的,都是tan90° 的!(╯°Д°)╯︵ ┻━┻!
        垃圾时空管理局!说好的穿到德国那里去,可没说过有什么异能的东西吧?!
        “……该不会我是穿到了什么垃圾设定的小说里去了?”完全没听进去旁人在说什么的徐峻感觉心都放空了,很认真地考虑着,“在这里对时空管理局的投诉那个忘了叫啥名字的地球联邦政府能收到吗?”

tb并没有c
不,死心吧未来的元首阁下。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啊→_→